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硬件创业的理想与现实

发布时间:2020-01-15 01:14:07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相对杀气腾腾的软件市场,硬件是留给创业者们的少有的“逆袭”机会,但这也是前路漫漫,荆棘遍地。

“现在去深圳,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代工厂做贴牌机,Logo的位置给你空出来,想印什么牌子都可以。”

在5月20日“锤子手机”(Smartisan T1)手机发布会上,罗永浩还是不顾投资人的劝阻对其他手机厂商火力全开,也从侧面印证了国内手机市场的火爆,而这次发布会则又在上面加了一把油。

在7年前一代iPhone发布会上,乔布斯引用了一段话来说明自己为什么要做手机:真正在意软件的人应该自己去做硬件。7年之间,“软硬一体”的苹果横扫手机行业,攫取了大部分的利润,成为罗永浩这样的“致敬者”梦寐以求效仿的榜样。

小米、锤子、一加、青橙、小辣椒……五谷杂粮几乎都已经被手机厂商抢注一空。曾经风光一时的山寨机现在也沦为“为人做嫁衣”的代工厂,被不断向市场底部下探的红米打压得喘不过气。所有的手机厂商都有自己的一套UI,自己定制的内置软件,自己的粉丝称谓……人人都可改装的Android和联发科解决方案让一个英语行业的人都能插进来一脚。

但是,从高调宣布到亮出“锤子”,两年以来,手机市场正在迅速地由一片蓝海变成一片“鲨鱼横行之地”,前仆后继的创业者沦为了炮灰,“手机俱乐部”的门票越来越高(罗永浩A、B轮融来的2.5亿元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创业者们在纷纷寻找下一个“流淌着奶与蜜”的麦加。

低门槛的硬件创业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向观众喋喋不休地吐露“做硬件”的艰辛。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王川也透露过,小米手机刚起步的时候,为了实现最顶级的硬件配置,不得不一个个死磕。

与手机这样横跨全球、分散于数十家厂商的供应链相比,智能手表、手环、智能秤、空气检测仪等“可穿戴设备”的门槛就要低多了,绝大多数都可以在方圆几十公里之内解决。

据Yeelight智能照明产品联合创始人姜兆宁介绍:“从供应链的距离来看,中国可以得10分,而美国只能得0分。在深圳可以找到所有的大型电源IC工厂和代理、模块公司的销售代表、技术工程师。”

“一般这类产品的主控芯片价格在10~15美元,图像传感器在3~5美元,存储器在5~6美元,镜头在5~10美元,显示屏在5~6美元,电池在2~3美元。算上其他配件和人工成本,一台智能硬件产品出厂价格在350~500元之间。一般最小起订量为2000台,总计投入需要在70万~100万元之间。所以有了几千台的预售,就相当于第一批小规模生产已经可以收回成本。”智能硬件创业者、睿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郁奇告诉记者。

国外的Kickstarter、国内的众筹网、点名时间等众筹平台开启了“去风险化生产”的时代,让创业者们可以在毫无资金和目标受众压力的情况下开始科技创业。创业者在有了产品效果图之后就可以拿到众筹网上寻找自己的第一批用户,募集资金了。Kickstarter上最高的募资金额已经到了千万美元级别,在点名时间上,无线WIFI智能插座Smart Plug从3754位支持者那里募集了170多万元,这使得创业团队完全不用再抱着创业计划书挨家去敲风险投资的门。

被Google以32亿美元收购的智能恒温器制造商Nest为所有硬件创业者勾画了一个光明的未来。而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巨头虽然在互联网软件领域奉行“走别人的路,让其他人无路可走”,但在硬件领域都鲜有染指,即使行动最为积极的百度也没有一切都自己来,而是效仿当年的Intel以“Baidu Inside”智能硬件计划拉拢硬件厂商。为了使上市故事更花团锦簇的京东,也推出了JD+智能硬件加速计划,积极为硬件企业提供技术平台和营销支持。

在互联网、软件方面被巨头逼得“无路可走”的创业者们终于可以在硬件领域扬眉吐气。与“分分钟被抄袭”的软件相比,硬件为创业公司筑起了足够宽阔的“护城河”。

商业模式依然单一

“大姨吗”就是在用不断推陈出新的硬件产品将竞争对手甩在身后。

虽然用户已经超过4000万,稳居女性健康应用的第一把交椅,然而面对刷榜、举报、搜索拦截等恶意竞争行为,创始人柴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今年3月因竞争对手刷榜而“被下架”使柴可至今仍感后怕,也促使他加快了硬件领域的布局。

早在2013年9月,大姨吗就与PICOOC联合推出了智能健康体重仪器Latin。今年3月,他们又携手睿仁医疗,针对育龄女性用户,推出了穿戴式基础体温计Raiing。与此同时,大姨吗还第一批进入Galaxy Gear。虽然一脚迈进了硬件领域,但是大姨吗并没有跳入这个“深坑”,而是选择了与其他硬件厂商合作,不能不说是高明之举。与此类似,母婴社区宝宝树推出了一款孕期智能手表和一台智能相框,作为应用的延伸,提供App所无力实现的功能,从而将触角更进一步地深入妈妈们的生活之中。

今年4月,耐克宣布放弃Feulband,专注于软件的新闻在硬件圈引起轩然大波,你也一定听说过各种手环、智能手表用户尝鲜过后就丢到一边。归根结底,硬件产品成败的关键就是能否挠到用户的痒处。康诺云联合创始人郭辉就认为“硬件使用的黏性如何?用户使用频率、对硬件的依赖程度,都决定了你对数据采集的频率和数量,而这些又决定了后期的价值。如果用户的使用频率很低,那么后期的商业模式就无从谈起。”

相比于运动检测,经期检测、孕期检测就是黏性更强的用户需求,而上千万用户解决了“第一批尝鲜者从何而来”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搜狗公司CEO王小川会觉得大姨吗做硬件“最靠谱”的原因。同理可证,墨迹天气新推出的“空气果”难以复制Nest在美国的成功,因为在这个PM2.5时常爆表的国家,空气检测不是强需求,空气净化才是。

而用户黏性的大小直接决定了硬件公司的商业想象力。除了“卖产品”,中国的硬件创业者们还没有找到其他的利润增长点。反观nest,来自工具类服务的收入最终将会超过售卖Nest温度自动调节器的收入,并帮助他们提高利润率。“我们会获得越来越多的服务收入,因为一旦人们把Nest安装好,那么它在墙上一待就会十年。”Nest的创始人Tony Fadell说。

为抢占移动互联网入口,360无线wifi选择了成本价销售,周鸿祎也喊出“硬件免费是未来趋势”的口号,认为硬件公司应该走“硬件免费,软件赚钱”的模式。然而,对于“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创业者来说,免费模式是大佬们才玩得起的游戏。

在Latin智能体重仪CEO薛志锐看来,“软件补贴硬件”目前看来远水难解近渴:“硬件的免费是个趋势,未来的软硬结合拼的是云端的内容和服务。但是不适合目前的生态。目前国内的软件付费需要时间培养,就像当时电商的兴起以及网民线上付费习惯的培养问题一样,这需要多方面的条件都成熟才可以。”

硬件创业是个“坑”

“它(红米)就像海鲜一样,价值很高,但一旦卖不出去,就一天天贬值。所以,做硬件和做海鲜一样,千万不能有存货,这也是小米采用这种销售模式的原因。”王川的一番话解释了小米为什么宁肯背负千夫所指的骂名也不肯放弃“期货模式”的原因。

消费电子的快速迭代与硬件的开发周期是一对天生的矛盾。不仅不能有存货,而且速度不能慢半拍,否则等你的产品做出来用户早就开始关注下一代了,“锤子”手机之所以被吐槽“山寨iPhone4”就是因为这长达两年的开发周期。

“做硬件真难熬啊,一款产品从草图到量产周期那么长,中间不容许任何一个环节出错。硬件不比软件承担得起试错的成本,可以迭代、更新,硬件一推出去就要无限接近规划状态。”这是一位硬件创业者的肺腑之言。

如何把网站上的一张“高、大、上”的产品效果图变为可以直接销售给用户的产品,这中间的距离可能超过大多数硬件创业者的想象。许多创业者都栽倒在这道坎上,土曼科技便是其中之一。

2013年9月,土曼智能手表在微信朋友圈中一炮而红,11小时预订售出18698只,订单金额933.0302万元,一时成为人人刮目相看的黑马。而当时,土曼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令人惊艳的效果图。

“没那么简单,我遇到的问题他们都会遇到”,这是土曼科技在网上公布智能手表设计图之时,一位智能手表创业者的预言。果然,到了原定发货日12月24日,土曼只交出了500台“勉强能用”的工程机,直到2014年4月下旬才实现了大批量供货。这期间,土曼刚刚成立的客服团队已经被用户的吐槽和愤怒所淹没。

在只有设计图,尚未明确产品的工艺可行性与成本控制的情况下,土曼就开始预售并提前数月预收货款,导致后续的设计、生产全部陷入赶工状态。最后落得一个被人举报“非法集资”的下场。

为了不被消费者骂为“骗子”,姜兆宁向硬件创业者提出了四点建议:

留给硬件制造足够多的时间,不要过于着急将产品披露和发布。

不要贪图省事和便宜,而忽略了对供货商的严格要求,在早期,价格成本一定不是第一个要考虑的供货商因素。需要尽快建立对供应商产品质量的品控体系。

尽可能地调动全员加入到早期制造中去,强化团队对制造的理解。

准备很多很多的钱交学费。硬件真烧钱,几十万物料堆到工厂的仓库时,记得留点钱发下月工资。

(编辑:木之子)

医院挂号

医生在线咨询

医院就医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