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格兰仕制造重装上阵

发布时间:2020-02-11 08:08:26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顺德容桂格兰仕集团,中午饭堂门的工人流络绎不绝。 南都记者宋文辉摄

格兰仕集团助理总裁陆骥烈。 南都记者宋文辉摄

格兰仕之于容桂,如同美的之于北滘,算得上是顺德这两座千亿大镇中家电制造业的头一张名片。

然而,当我们沿着容桂大道一直往南,来到坐落在马路尽头的格兰仕总部时,却发现这家同样有着近20年家电制造历史的顺德白电巨头,正沿着一条跟美的截然不同的道路快步潜行……

1992年,格兰仕刚刚决定由一家乡镇羽绒制品厂转入微波炉制造领域,梁德庆和儿子梁昭贤从上海无线电十八厂请回第一位工程师陆荣发时,他们或许不曾想到,若干年后,在格兰仕的职业经理人队伍中,“上海帮”竟会起到如此举足轻重的作用,而陆骥烈正是其中之一。

陆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在2005年底加入格兰仕之前,他曾任德国麦德龙国际集团中国区高级采购经理,而在被“猎”到容桂之后,又历任广东格兰仕集团销售总公司副总经理、微波炉板块(事业部)总经理、生活电器板块(事业部)总经理,现任集团新闻发言人和助理总裁。

从陆极富海派幽默感的表述中,我们惊讶地发现,这家被容桂当地人笑称为是从“什么都种不出来的滩涂地上成长起来”的白电巨头,在2008年错过了第一次上市时机之后,却开始沿着另一条道路低调地飞奔起来。

简单说来,在那次与资本市场失之交臂之后,格兰仕重新回归“制造”环节,寻找内生性动力。一方面,通过整合各产品线,形成覆盖全产业链的配件、冰洗、微波炉、空调和生活电器五大产业群,试图从体系内部打通“元技术—技术构想—产品原型—新产品或服务”的创新通路;另一方面,则开始与O LED、太阳能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企业进行技术合作,按陆骥烈的话来说,就是要从第一代产业链整合迈向全新的第二代产业链整合。

细到一根电线丝,也要“格兰仕制造”

南都:在北滘采访的时候,我们发现在当地有很多靠为美的做配件生产起家,现在也成长到相当规模的企业,但在格兰仕的周边却未看到类似的现象。这是什么原因?

陆骥烈:的确是这样。

因为格兰仕最初进入微波炉制造领域时,无论是顺德还是整个中国都没有可以与之配套的产业环境。一方面,所有的元器件、零配件都依赖从日本进口;另一方面,格兰仕的前身是一家乡镇羽绒制品厂,主要的工人来源是就近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也没有成熟的微波炉制造产业工人,所以当它决定转型做微波炉制造时,实际上也是带动了当地整个产业工人的转型。除此之外,很多技术人员也是从国内最早生产微波炉的上海无线电十八厂请来的。

所以,跟顺德其他家电企业不太一样,格兰仕从最初的整机组装到现在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体系,是通过装备投资和技术投资,整合国内技术力量,掌握主关件比如磁控管的制造技术,自己建立起来的。当然,也不是说一台微波炉里所有的配套原件都是自己生产,比如炉腔里的玻璃转盘,我们是和江苏耀华玻璃合作的,电容则是和浙江的一些企业合作。

南都:直到现在,格兰仕仍然是这样的一个格局和发展思路吗?

陆骥烈:现在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节点。

因为无论是跟海尔比还是跟美的比,格兰仕的白电制造产业线都是最长的。也就是说,从一根电线的拉丝到所有零配件的生产,都是围绕“格兰仕制造”的平台整合在一个体系内。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当我想要研发新技术、推动新技术在产品上的实现,或进行完整的质量体系、工艺体系控制时,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来支持这类想法。

同时,现在格兰仕配件产业群所生产的磁控管、变压器、电路板、电器配件等,除了供给格兰仕总装线之外,也开始供给国内一些做外销的微波炉生产企业。今年,我们将配件产业群独立出来,就是因为它在未来完全可能形成一个独立运作的板块,甚至如果在未来五年内大力发展,它很有可能成为国际主流的配件供应商。

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的关键问题并不是我们如何去整合或影响整个产业链,而是格兰仕作为品牌商也同时作为制造商,如何继续进行装备投资,扩大产业规模,把配件产业社会化、国际化的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也正在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与过去的产业链合作伙伴相比,这种合作的模式和层级都在发生变化。

去年,以生产O LED显示屏为主的央企彩虹集团落户顺德,我们和他们之间有很多交流。另外,新兴的太阳能产业在顺德也在发展,太阳能产业和家电的节能技术之间能不能构成有效的链接,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换句话说,现在的合作是想在传统的家电制造与新技术之间找到更多结合点。

南都:你的意思是指,这将是新一轮产业链整合的开始?它要解决上一轮产业链整合过程中哪些没有解决的问题?

陆骥烈:我觉得现在讲产业链整合,一定要把代次分清楚。第一代的产业链整合更多的是以家电制造产业内的纵向整合为主,伴随着一些横向的产能整合。而现在说的第二代产业链整合,则应该是与新技术、新产业的整合合作。

举个例子,就像最近我们和东芝、日立所签订的空调压缩机和芯片的合作协议。原来变频空调的压缩机技术都源自日本,即便国内企业通过合资合作的方式,吃透了压缩机本身的制造技术,但最核心的驱动芯片的输写技术仍然掌握在日本人手里。也就是说,是芯片的输写技术在前,压缩机性能的提升必须受制于芯片性能提升的速度。但我们这次和日立、东芝的合作却是要求他们必须根据我们的压缩机所采用的自主研发的变流变频技术来输写芯片。这个先后次序的对调,其实对整个产业链中话语权的转移有重要影响。

家电制造,从“夕阳”到新兴

南都:按照你刚才的说法,似乎格兰仕现在是想在自己的周边进行新一轮的产业链整合布局。顺德是否还有足够的土地资源来支持这种新布局?这与“总部经济”的设想是否存在着矛盾?

陆骥烈:不不不,我觉得现在恰恰需要抛弃地域发展的限制。对格兰仕来说,只要是能促进产业升级的,都应该广泛合作。事实上,从2003年我们到中山黄圃设厂时开始,就已经走出顺德了。

现在,广东的整个产业结构在转型,实际上就是要把很多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引入广东,这必然会创造出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的链接点。如果能把这个链接点找出来,主动去推进,就意味着整个珠三角的制造装备业将迎来一个大幅度的跃进。

本来,珠三角特别是顺德的家电制造占整个中国家电制造的比例就将近35-40%。这么大的比例,完全是广东制造的一张名片,就像我们现在说日本秋叶源,是一个很重要的家电制造集散地。我认为,广东的这张名片在未来,将不仅仅是传统制造业,更是传统制造业与新兴产业结合后的升级,是一个完全重生的产业。所以,我也从来不认为家电业就一定是传统的夕阳的产业。

南都:那我们现在怎么考虑上市的问题呢?

陆骥烈:坦白说,我们是将IPO列入了格兰仕的“十二五”规划。大家可能都觉得爱仕达上市了,九阳上市了,万和也上市了,数来数去,好像就差格兰仕了,但在这方面,格兰仕的动作一直慢。因为前几年,我们一直有一个比较固执的看法,认为诸如收购、并购这些资本运作方式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品牌价值如何整合的难题。

国内的家电企业很多,但它们的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却很难用某一个或几个形容词来概括,所以有的企业就干脆直接向消费者宣传我有多大。但在海外,几乎没有一家企业是靠宣传我有多大来获得市场成功的。就拿西门子做例子,坦率说,它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并不算太好,但这个品牌却是一个让很多人尊敬的品牌,一直致力于用新技术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为新的生活方式提供新的解决方案。有一次,我到北京颐和园看到清代皇家电报局用的设备,那是一八几几年生产的东西,上面刻着“西门子制造”,这个品牌是有这样的沉淀在里面。我们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但这更大程度上不是一种商业选择,而是一种文化选择。德叔(梁德庆)在创立格兰仕时也说过,要做一个500强企业很重要,但做一家500年的企业比做500强更重要。我们也很清楚,通过收购并购,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获得市场渠道,让产品铺天盖地,但这不是我们的终极追求。

但走到今天,我们认为格兰仕对白电技术的积累已经完成了一个重要阶段,这时候应该是把所有的科技力转化为产品力的时候,追求资本市场的运作就非常有必要。所以,并不是说我们排斥上市,只是说它应该在一个更符合我们发展需要的时期出现。

南都:除了上市,现在还会考虑其他的资本运作方式吗?

陆骥烈:现在,其他的一些资本运作的方式也还在谈。比如,我们在节能减排技术的运用上,可能会引进第三方投资,根据节能减排所产生的效益,我们跟国际上的一些工程公司来分享。但类似房地产这样的领域,除了出于投资多元化的角度,我们可能会在本地有所考虑之外,不会投入大量资金,毕竟当务之急还是要完成制造产业链的升级。

广州代理记账财务公司

分公司设立流程详细

深圳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广州工作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