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贷互联网战局初显阿里寻找小银行突围

发布时间:2021-01-20 21:56:31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在金融圈里,小额贷款公司的总贷款余额不如一家中等规模的城商行的业绩。但是,小额贷款领域从未像今天这般火爆。

根正苗红的小额贷款公司队伍,短短五年扩容至7598家。今年以来,电商巨头“鱼贯而入”,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等电商已纷纷申请或成立小贷公司。与此同时,带着办银行冲动的上市公司也持续涌入。一场互联网小贷战局已形成。

一支独大的阿里小贷,正在冲破融资艰难的行业桎梏,几乎动用了金融行业全部的融资渠道。据该公司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正在寻求新的银行合作伙伴。

互联网小贷战局初显

“互联网巨头如今介入小额贷款领域,更多的出发点是为了满足自己客户的需要,而不是在市场化中去与小额贷款同行竞争。”

小额贷款行业从未像现在这般热闹。

去年12月,苏宁斥资3亿元发起设立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今年3月,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表示“正在考虑小额信贷牌照”。8月5日,阿里集团在重庆低调注册重庆市阿里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10月中旬,京东商城、百度均表示,正在设立实体小额贷款公司,目前两家公司的申请均已通过前置审批流程,将落户上海嘉定区。

至此,电商巨头的“鱼贯而入”,已掀起小额贷款领域的互联网战局。

传统的小额贷款公司里,上市公司股东以加快“跑马圈地”的方式备战。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上半年,A股共有40家上市公司发起、增资或参股了小额贷款、融资租赁、担保、投资等不同业态的金融类公司,涉及新增、拟新增投入逾38亿元左右。

实际上,小额贷款行业已进入疯狂增长的年头。

人民银行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398家,贷款余额7535亿元,前三季度新增贷款161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集团二季度宣布,小额贷款余额超过1000亿,几乎相当于全国七分之一的小额贷款总额。

“面对种种压力,传统线下的小贷公司如果不积极进行变革与创新,不参与到线上金融市场的竞争,将会脱离市场的潮流,最终被市场所淘汰。”10月10日在深圳举行的中国互联网论坛上,邦信惠融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信息官孙洋表示担忧。

不过,小额贷款领域对互联网巨头而言,依然是个陌生战场。

京东商城曾表示,其小额贷款公司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京东的供应商及卖家,百度也表示优先考虑百度推广的现有老客户,重点扶持小微企业。

“互联网巨头如今介入小额贷款领域,更多的出发点是为了满足自己客户的需要,而不是在市场化中去与小额贷款同行竞争。”一名小额贷款行业相关人士称。

阿里小微金融集团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小额贷款公司在国内是特殊又尴尬的角色,很多民间资本在这里。我们做小额贷款,是随着阿里巴巴电商平台的扩大,需要满足内在发展需求,给商户造血。”

寻找银行伙伴

“我们计划开放整个阿里小贷平台,引入银行扩大资本金,正在寻找理念相符合的银行,项目具体细节还在谈。”阿里小微金融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透露。

新的小贷战役中,资金来源依然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

根据银监会《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的要求,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二是从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不得向内部或外部集资、吸收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事实上,小额贷款公司很难获得捐赠资金,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融资的政策支持对大部分小额贷款公司也形同虚设。这种“只贷不存”的规定,让许多小额贷款公司陷入“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

阿里小贷似乎冲破了这一行业桎梏。成立至今3年,几乎动用过金融行业全部的融资渠道。

“我们有一个融资团队,但人不多,阿里集团那边也有配套的资金支持。”阿里小微金融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目前,阿里巴巴集团旗下一共有3家小额贷款公司,包括2010年成立的浙江阿里小贷公司和重庆阿里小贷公司,注册资金一共16亿元;今年8月成立的重庆阿里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亿。(统称“阿里小贷”)

根据银监会“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的规定,阿里小贷从银行融资可以用于放贷的资金不超过27亿,从目前阿里小贷的超千亿放贷规模来看,银行显然并非其主要融资途径。

早在2007年,阿里集团已经与建设银行、工商银行达成合作,为阿里巴巴B2B商家提供贷款,然而,2011年双方不欢而散。

去年,阿里巴巴联手山东信托推出“山东信托·阿里星集合信托计划”,6月和9月共推出两期信托产品,其中第一期共募集信托资金2.4亿元,第二期共募集资金1.2亿元。

今年,除了与万家基金旗下万家共赢资管推出“万家共赢-阿里小贷特定多客户资管计划”外,阿里小贷还与民生保险旗下的民生通惠资管合作“阿里小贷项目资产支持计划”,而与东方证券资管公司合作推出“阿里巴巴1号-10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已于今年9月在深交所综合协议交易平台挂牌转让,首批额度50亿元,这款产品也由此成为国内首只小额贷款资产证券化产品。

近期,阿里旗下阿里云与支付宝正在酝酿的“聚宝盆”计划,准备为国内区域性中小银行输出云计算服务能力,为未来进行融资平台的合作铺垫。

“我们计划开放整个阿里小贷平台,引入银行扩大资本金,正在寻找理念相符合的银行,项目具体细节还在谈。”阿里小微金融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透露。

由于规模扩张较猛,市场一度质疑阿里小贷借助支付宝充当资金来源。对此,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金融负责人胡晓明去年10月24日在阿里云开发者大会上曾明确否认,称淘宝贷款的运作资金和外界谣传的支付宝客户保证金毫无关联。

而对于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而言,银行贷款始终是主要输血渠道。

有业内人士称,政策对小贷公司自有资金的要求比例较高,就需要相关的企业自身拥有较强的现金流来支撑,但是现在的互联网企业现金流只有少数几家可以算是充裕的。

“像京东这样还没有盈利,靠融资发展的互联网企业,显然无法短时间内支撑其小贷公司业务的做大做强。即使资金量充裕的互联网企业,也不可能投入太多的资金到小贷公司这个领域来,毕竟互联网企业自身对资金的需求也非常强烈。”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融资渠道拓宽,信托、银行不买账

一般民间借贷月息为两分,相当于年息24%,到信托公司手上不超过15%,而小贷公司资质参差不齐,收益难以覆盖风险,信托公司动力不足。银行则更为谨慎。“我们分行的客户,只有一两家小额贷款公司。其他分行也差不多。”

除了阿里,近年来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渠道明显扩宽。不过,银行、信托等大型金融机构的大门,只有极少数小额贷款公司可以跨入。

今年7月,国内首单小额贷款公司“小贷债·温州市市瑞安华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发行,年化资金成本率8.5%,期限三年,本次债券发行总额2亿元,其中一期5000万元。

美国时间8月13日,江苏吴江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890.5万美元。成为国内第一家实现IPO的小贷公司,也成为美国资本市场的第一家中国小贷公司。

10月,重庆合川金信小贷公司2000万元私募债发行完毕,实现当地首单成功发行的小贷公司私募债。

逐渐丰富的融资渠道中,信托成为今年的一个亮点。

除与捷信合作发放小额消费信贷外,外贸信托已将该合作模式推广至其他小贷公司。去年底以来,与维视合作发行了4期消费信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今年7月底开始,与中兴微贷发行的汇金5号也已滚动发行至第2期。

实际上早在两年前,小贷公司通过信托融资已时有发生。普益财富数据显示,华宸信托、西安信托、山西信托、中信信托和新华信托都曾与小贷公司合作发行过信托产品,多为贷款和股权投资,预期收益率在6%-10%。

2011年11月出现河南担保事件后,银监会骤然收紧小贷公司与信托的合作。“不是叫停,银监会当时发现信托介入担保公司融资存在风险,通知信托公司和小贷、担保公司合作要谨慎,避免风险传递。”西北一信托公司副总经理对记者表示。

不过接受采访的多家信托公司相关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从未与小贷公司合作过。他们表示,一般民间借贷月息为两分,相当于年息24%,到信托公司手上不超过15%,而小贷公司资质参差不齐,收益难以覆盖风险,信托公司动力不足。

银行则更为谨慎。“我们分行的客户,只有一两家小额贷款公司。其他分行也差不多。”华南地区某股份行东莞分行信贷人员对记者表示。

6月份,银监会发出《关于防范外部风险传染的通知》,要求银行重点关注小贷公司、典当行、担保机构、民间融资、非法集资五类主要外部风险源。并要求针对小贷公司和融资性担保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由总行统一确定合作机构准入标准,开展资质信用评级并分级授信。

8月底,银监会主席尚福林称,影子银行将是未来重点防控的风险对象,并强调了小贷公司、租赁、典当、网络融资等游离于银行信贷体系之外融资渠道的风险。

地方小贷公司从银行融资也变得更为不顺。

湖南小额贷款协会会长吴长云表示,当地小额贷款公司资金来源十分困难,从银行获取的融资比例非常少。“主要是银行和银监对于小贷的态度一直较为谨慎。尽管目前中国小贷公司1:0.5的杠杆比率不算高,但因为国内商业银行一直对小贷非常谨慎,绝大多数的小贷公司连这一杠杆率都难以达到。”

不过,深圳一家从事小额贷款业务多年的人士对记者直言:“自有资金量不大,只要有路,都会想方设法从银行拿钱去放贷,各有各的办法。”

民营银行是出路?

“迟迟未见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主要是许多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担心失去控制权,为他人做‘嫁衣’。”

资金来源束缚之下,小额贷款公司转制村镇银行的靴子尚未落地,各方已在翘首期盼小额贷款公司变成民营银行。

按照《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小额贷款公司依法合规经营,没有不良信用记录的,可在股东自愿的基础上,按照《村镇银行组建审批指引》和《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规范改制为村镇银行”。

“我们这里没有一家转为村镇银行。”吴云长对记者称。而湖南一家大型小额贷款公司友阿小贷的高层则对记者表示:“看监管态度。”

据业内人士分析,迟迟未见小额贷款公司转为村镇银行,主要是许多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担心失去控制权,为他人做“嫁衣”。

上市公司系的小额贷款公司对村镇银行更加乐观。宗申动力今年8月公布筹建小额贷款公司宗申小贷。按照宗申小贷的规划,其将在3-5年内在重庆重点区县开设4-6家分支机构,打造成为区域内小额贷款行业的领军企业;等到未来国家金改政策明确后,再朝着村镇银行的发展目标转制。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上已经有警惕银行业红海的呼声。银行业人士提醒,无论是村镇银行还是民营银行,都不大可能分食大银行的蛋糕。一旦利率再度放开,银行们将从“拼资源”转向“拼服务”的竞争,资金来源渠道狭窄的小额贷款公司难以与银行竞争。

而新入侵者互联网小贷公司也难逃扩张瓶颈。

业内人士分析称,未来互联网的小贷仍将面临两方面挑战:一是互联网的小额贷款目前主要采用订单和标准两个放贷纬度,随着资产证券化迅速提高放贷能力,信贷规模放大是否也将相应提高违约风险;其次,基于互联网的小额贷款与电商平台的增长密切相关,未来电商平台的销售是否仍能维持高速增长,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彩票2元

圣光之刃

够力七星彩普通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