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生活365情感都市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33:24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生活365 - 情感都市 - 资讯生活

萧枫是一名高一的在校学生,虽然是市里的重点中学,但学习成绩一直不很好,之所以能够进入这样的重点学校全是因为他的爸妈。望子成龙心切的爸妈花大钱把萧枫送进了这所学校。

萧枫的爸妈远在广东,开了一间不错的公司,效益很好,可以说萧枫就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衣食无忧的萧枫因为疏于管教渐渐地与社会上的不良少年搅到了一起,挥金如土的生活让那些不良少年对他唯命是从,这也极大地满足了萧枫的虚荣心理。

高一下半年开学了,萧枫依然坐到最后一桌的角落里,然后趴在桌子上睡觉。没有人愿意与他同桌,在这样的学校里,他在别人的眼中就是一个另类。而半年这样的生活也让他觉得无所谓了,变得破罐子破摔。

迷糊间猛然听到教室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他抬起迷离的双眼往讲台看去,原来是新转来一位女孩,女孩子自我介绍道:“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从清风镇新转来的插班生,名叫张蕊,希望各位同学在今后的学习中……”这时候的萧枫继续埋头神游太虚。

张蕊看到只有萧枫的旁边没有人坐就主动坐到了萧枫的旁边。

早自习结束后,张蕊看到同桌萧枫醒来,主动伸出右手来:“你好,我叫张蕊,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萧枫看了一眼这个没经他同意就坐到旁边的同坐并没有说话,脸上挂满了冷漠与不耐烦。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每月的月底综合测试成绩出来了,张蕊是全年级第一名,而萧枫呢,刚好相反,全年级最后一名,当老师念到萧枫的成绩时,张蕊不觉间皱起了眉头。

放学后,萧枫正要离开,张蕊拦住了他:“你考这样的成绩,就不怕对不起你的爸爸妈妈吗?”

“关你什么事?”萧枫不耐烦地答道。

“每天见你除了上课睡觉以外,你还会做什么?你不就是家里有点钱嘛,有什么可以让你值得骄傲的,你知不知道你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你父母的血汗钱,像你这样的人只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包袱而已,你不觉得老师和同学都瞧不起你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助你!”

“我说过不关你的事了,你学习好就可以教训我吗?我就是喜欢这样,碍你什么事了?”萧枫朝张蕊怒吼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帮你,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好了。”说完张蕊转身准备离开。

突然,萧枫感觉有一丝温柔流过心间。好久都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话了,对于一个时常面对白眼的外强中于的大男孩来说,他着实被感动了。

“你想怎么帮我?”萧枫问道。

“以后每天放学后我帮你补习吧!”张蕊转过脸对萧枫嫣然一笑。“还有,我为刚才对你所说的过分的话向你道歉。”

说完,张蕊如燕子般轻盈地跑出了教室,留下萧枫傻愣一旁。

时间一晃,又一个月的月考成绩出来了,虽然萧枫的成绩没有太大的进步,但总算没有再拖班级的后腿,老师和同学们也给了他极大的肯定和鼓励。这是上高中以来第一次受到表扬,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他觉得自己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另类了,其实有些东西自己一样可以做得很好。

以后每天的补习,萧枫变得更加认真了,而且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他似乎觉得张蕊越发可爱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快3个月。有一天,萧枫来到学校,一直等到上课也没见到张蕊出现。他不禁觉得奇怪,像张蕊这样品学兼优的女孩子是不会无故旷课的啊,为什么今天却没有来呢?然而第二天、第三天,她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使得萧枫变得恍恍惚惚,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不成、难不成自己喜欢上了她?他胡思乱想着。

几天后,张蕊终于又回到学校了,这使得萧枫感到莫名的兴奋。然而张蕊却变得有点惆怅,眼神里不时掠过一丝忧伤。

“你回来了?这几天你到哪儿去了?”萧枫问道。

“我回家去了,家里出了一点事。”

“出什么事了?”

然而张蕊只是咬紧嘴唇一直摇头,这使得萧枫有点不知所措,看到她难受的表情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我们不是朋友吗?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啊,我们一起去面对啊,就算我帮不上你,说出来也会好受一点吧。”

“我是回家去奔丧的,爸爸、爸爸他、他去世了。”张蕊一边说着一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顺着眼睑无声地流过双颊。

“这、这、真对不起,我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爸爸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叫做‘第一型肌肉萎缩症’,这种病会使得肌肉慢慢萎缩,最后生活不能自理,直至死亡。这种疾病世界上不超过50例,目前医学上根本不知道这种病的起因及治疗手法。爸爸自从工厂里例行体检中查出这种病后,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就……”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点地流过,萧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陪在张蕊的身边一次次的帮她拭去腮边的泪水。

“蕊,我来照顾你吧!”良久,萧枫说道。

张蕊吃惊地抬起头,看着萧枫:“你说什么?”

“蕊,我、我喜欢你。”说出这样的话萧枫自己也吃了一惊。或许正如别人所说吧,男人天生就喜欢保护女生,尤其是面带梨花的女生。

“我现在没心情讨论这样的问题,而且我们现在也没有说‘喜欢’这两个字的资本!”

萧枫当场窘得无地自容。是啊,像她这么优秀的女孩怎么会看上自己呢?萧枫暗自想道。

“如果你确定要对我说这两个字,请你等到3年后在复旦大学再对我说吧,如果那时的我们仍然有缘分能做校友,我就接受你!”

萧枫不由转忧为喜,把胸脯拍得山响:“好!记住我们的约定,我一定会在3年后和你一起走进复旦大学的校门!”[!--empirenews.page--]

期末考试的日子终于到来了,萧枫以全年级中下游的成绩结束了高一的生活。而这半年来,每天都是张蕊风雨无阻地在放学后帮助萧枫补习。

时光荏苒,高三最后的冲刺开始了。这时的萧枫已经是全年级前5名的资优生了。其实萧枫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是以前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自从与张蕊约定后,他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再加上张蕊的从旁协助,萧枫的进步有如神助。

高考前一夜,萧枫打电话给张蕊:“张蕊,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什么约定?”话里笑着假装糊涂。

“别想耍赖,等我到了复旦大学你可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哈哈,有本事进了复旦大学再说,现在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说完,张蕊就挂了电话。

这对萧枫来说是甜蜜的,青涩的爱情发芽在朦胧的年纪,终于就要开花结果了,这能不让他兴奋吗?

一个月后,当萧枫从邮递员手中接过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他马上打了电话给张蕊:“张蕊,我收到录取通知书了!怎么样?现在你就等着做我的女朋友吧。”

“好啊,本小姐决不食言,不过一想到我还要跟你这问题儿童同校四年我就彻底无语了,看来是我小看你了,栽在你手里,本小姐冤啊。”

大学的生活是绚烂而充满激情的,两人的感情也在不断升温。很快就度过了快4年的大学生活。一晃就快大学毕业了,学校里充满了离别的气氛以及今后何去何从的忧伤。然而萧枫却没有太大的感伤。是啊,毕业了可以带着张蕊一起去爸妈的公司工作,既不用与心爱的人生离死别,也不用为工作而揪心烦恼。

“蕊,在干嘛呢?陪我去打篮球好吗?”萧枫在电话中问道。

“不去了,我想和你谈谈!”

萧枫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张蕊要跟他说什么,但还是说道:“好吧,我们在哪儿碰面?”

“学校旁边的咖啡馆吧。”张蕊答道。

“好吧,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

一会儿萧枫就赶到了咖啡馆,他看到张蕊已经到了,坐下后点了杯卡布基诺,然后看着张蕊笑问道:“蕊,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们分手吧。”

萧枫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拿在手里的卡布基诺一滑,溅了一桌子。

“为什么?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我知道有时候我很任性,但我是真的爱你的啊!”

“不为什么,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更谈不上爱!”

“不可能,难道你这几年跟我一起的快乐都是假的?你不喜欢我怎么会陪在我的身边7年?”

“让我告诉你一切吧,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是转校过来的吧,其实我爸爸那时就在你爸爸的工厂里上班。因为爸爸查出了‘第一型肌肉萎缩症’,那时以我家里的经济条件来看,别说给爸爸治病,如果爸爸不上班的话,我连上学都成了一个大难题。幸好我爸爸遇到了一个好老板,也就是你的爸爸,他不但是个有情义的商人,更是一个好父亲,他自己忙于生意而没有时间约束你,他觉得很愧疚。当他听我爸爸说起我的时候,一个计划就成功地酝酿出来了。这个计划就是你的父亲出资帮助我爸爸治病,还帮我办理转学手续,目的就是要我帮助你走出破罐子破摔的生活。但我没想到,你后来会喜欢我,于是我就将计就计,一步步把你引导到了顺利高考,按说这时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但你爸爸后来又找到我,表示愿意出资继续资助我念完大学,目的就是怕你在大学这样宽松的环境里再次放弃你自己。现在,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再在一起了吧!”

萧枫听着张蕊的述说,似乎还不能肯定这7年的生活是不是一场阴谋,这场阴谋的背后是关爱更多还是被欺骗的痛更甚,但是他能肯定的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原谅自己的爸爸的。

“同学,我们就要打烊了,您看……”服务员的话把萧枫从痛苦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才发现张蕊早就已经离开了。萧枫付了帐后像疯了一般跑回学校。在学校门口遇到了张蕊同寝室的室友,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张蕊已经办理了休学,而且已经离开了学校。

他马上掏出手机拨打张蕊的电话,一开始,张蕊总是挂断,最后终于接了。

“蕊,你在哪里?你别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好吗?你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你不可以……”萧枫说着话的时候,泪,不觉间模糊了视线。

“难道你还不懂吗?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和你在一起,不过是一笔交易而已,你一个男人怎么就提不起放不下呢?我现在已经上火车了,我会到很远的地方去,你忘了我吧。”

唯美的初恋居然成了一笔交易,这让萧枫很难接受,听着张蕊冷漠的言语,他真的很怀疑这通电话真的是出自张蕊吗?而张蕊的冷漠也使他到了崩溃的边沿。他好恨,恨张蕊的无情……

萧枫再一次掏出手机拨打张蕊的电话,却已经关机了,于是他又拨打了爸爸的电话。

“喂。”听到爸爸的声音,萧枫的怒火爆发了:“爸,我恨你,你凭什么操纵我的人生,张蕊居然是你处心积虑安排在我身边的人,就算你是为我好,我也绝不原谅你。”

“小枫,其实张蕊她是……”

还没等爸爸说完,萧枫已经把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浑浑噩噩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毕业的日子总算来了,萧枫独自一人去了北京。

萧枫在北京一家网络公司落了脚。为了舔舐自己的情伤,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

两年后,因为业绩突出,萧枫已经成为了该公司的经理,也慢慢从失恋的伤痛中走了出来,并且和公司里一个叫紫轩的女孩恋爱了,而且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很满足于现在的这种状态,因为紫轩是个乖巧能干的女人,他觉得能娶到这样的女人也是一种福气。但是,他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或者是……[!--empirenews.page--]

一天,萧枫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后,走到公司的大门才发现下起了蒙蒙细雨。突然他看见自己的父亲正站在门外等着他。萧枫似乎还在介意以前所发生的事情,他愤怒地瞪着父亲,没有说一句话。

父亲先打破了沉寂:“我知道你还在为那件事恨我,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在北京了,一直没有来找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气”。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你以为来找我我就会跟你回去吗?”萧枫回答道。

“不,今天我来找你,不是要你跟我回去,而是因为张蕊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在你们分手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身患绝症了。其实、其实我也很希望你们有这样的缘分能够在一起,因为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

蓦地,猛然间听到这个曾经熟悉无比却又久违了的名字和这样的消息时,他吃了一惊。

“张蕊已经走了,这是她临走前交代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东西,这两年也一直是我出资在照顾她。”说完,爸爸把一个信封交到了萧枫的手上。

萧枫接过信封后木讷地拆开,一行行娟秀且熟悉的字体映入了眼帘: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或许现在我对你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也或许到现在为止你还在恨我吧。但无论如何都请你看完这封信,好吗?

枫,这两年来我没有一天不在思念着你,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思念我才能挺了两年这么长的时间吧!其实在高中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点怦然心动了,但我很理智地选择了压抑这种情感,因为我明白那样的年纪是不适合的。在大学,能做你的女朋友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我知道,我当时那样对你会让你很伤心,但我不愿意看到你更伤心,因为我也患了‘第一型肌肉萎缩症’,这是遗传。这就是我坚决选择要与你分手的真实原因!因为,我宁愿让你恨我也不愿意让你为我担心,我今生唯一欺骗你的就是和你爸爸萧叔叔之间的协议,但他们正是因为爱之深、情之切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啊,希望你能早点回到他们的身边,也不枉我们此生相识一场了!

最后,我希望你能够生活得很好,要是遇到一个好女孩能够留在你的身边代替我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希望你把我彻底地忘记,好好对待那些珍爱你的人。枫,如果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做你的女孩,来生,我要与你携手一世!

张蕊绝笔

看完信,萧枫如石雕一般怔住了,脸上全是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云南防伪印刷标签

成都灵棚

湖北温州户外广告